您好,欢迎访问广安市政协网站!
您的位置: 首页  —  政协艺苑  —  从看电视感受新中国70年巨变
从看电视感受新中国70年巨变
作者:李琴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年05月07日 点击数:


大约在上世纪70年代末期,我第一次知道电视这个物件的存在。直到现在,我也能回忆起第一次看电视的情景。当然,中间有些细节,一个小孩子可能记得不完整,是后来父亲和母亲补充的。
    那一年,父亲带着我到武胜大礼堂看电视,来到大礼堂旁边的小会议室,男女老少,喜笑颜开,人头攒动。电视的屏幕不记得是多少英寸了,应该不大,稍远一点都看不太清楚了。父亲用打马马架(川东俗语)的方式,让我座在他的脖子上观看节目。看完电视回家,妈妈问我看了什么,我兴高采烈的比划,飞机,呜呜呜,飞上天……一个小妹妹,头上扎着花花,跑来跑去……直到现在,这个画面还很清晰的在我的脑海里飘来飘去。
    在我老家的小镇上,第一台电视出现,大约在1981年,是一台12寸的黑白电视机,这在当时,无疑是一件十分新奇的事。记得每到晚上,街上的许多人,无论大人小孩,都不约而同来到他们家里,主人把电视放在房檐底下的桌子上,人们顿时鸦雀无声,或站或坐,静静的等待观看这个能够出图像的机器。还记得当时播放电视连续剧《血疑》,现在很难想象一部电视剧的播出所造成的万人空巷的轰动效应。不知有多少人,因为看了《血疑》,第一次知道世界上有白血病这种不治之症;不知有多少人,因为看了《血疑》,异想天开的第一次想知道自己和家人的血型,并且对自己是否父母亲生突然心怀疑窦。
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我们家住那种筒子楼,一条长走廊串连着许多个单间。因为长长的走廊两端通风,状如筒子,故名“筒子楼”。所以,同一层楼的小孩子都很容易玩到一起,每一个暑假,我和弟弟以及邻家的小辉弟弟,守在他们家那台黑白电视机旁,跟随孙悟空上天入地,变幻莫测。当然,这是在完成作业的前提下,每天,我和弟弟都乖乖的做完父亲规定的作业,盼望着西游记的到来。在这物资以及文化生活条件还相对贫乏的年代,寒暑假一遍遍播放的《西游记》充满了我们的青春,让我们假期不再单调,让我们上学有嗑可以唠。
    后来,我们家终于有了第一台电视机,每天吃完晚饭,坐在沙发上等着节目的到来,那幸福的滋味,简直不摆了。为了看心仪的节目,姐弟争抢着频道,不断在调转着天线,一点点拨弄着调台的旋钮儿,每周的周二,是最无聊的一天,因为这天很多电视台都没有节目。有了电视,春节的过法也不一样了,看春晚,成了每年的保留节目。我们楼顶放完了炮仗,跑回家里就吃上热气腾腾的饭菜。到了晚上又吃上了平时很少能敞开肚皮整的零食,一大家子人围坐着欣赏文艺节目。大人们喜欢听歌曲,孩子们就是看热闹,满地乱跑,打打闹闹。
当年,我爸同一单位的一位叔叔,他们家买了一台彩电。邀请我们一家去看,第一次见到了彩色电视机,感到非常神奇。但是,这个物件可不便宜。但挡不住人们对彩色节目的渴望,一个奇特的发明横空出世。当年几个塑料片,贴在电视屏幕上。再打开电视,原本黑白的节目真的变成“彩色”的了。现在想来,这“阿Q”精神还真够可以。
大约到了九十年中期,家里面买了第一台彩电,好像是四川长虹。到了2000年代,只记得,后来,电视机的屏幕越做越大,大家都以买大屏模的电视为荣。当年,到任何一家,放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就是一台大彩电。
    进入2010年后,液晶电视开始问世并迅速普及,从平面到曲面,从有线到网络,节目也是更加丰富多彩。不过随着手机功能增多,电视机现在已经开始有了暮年的感觉,很多家庭中的电视机已经开始沦为摆设。时代的进步必然伴随产生一些新的事物,也会淘汰一些落后的产品,也许用不了很久,电视机就会消失在我们视线中,成为后人彻底的历史。
但是,电视机从无到有,从稀缺品到普及的过程,就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发展巨变的最好见证。

福彩大发快三平台